“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木材及木制品产业对外投资战略 - 2021中国进口木材与木工机械展 9月3-6日 上海虹桥国家会展中心 世界木材贸易展 木材采购展 木制品展 木博会 俄罗斯材 加拿大材 美国材 欧洲材 北美洲材 非洲材 南美洲材 东南亚材 澳洲材
 
承办单位
上海平集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合作伙伴及协会
展馆分布图
展馆分布图 点击放大
展馆交通图
展馆交通图 点击放大
 

木材及木制品产业“走出去”的变化趋势

    1.境外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投资进入高速发展期。

    为其他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提供很好的先期条件

    2.境外企业规模日益扩大,经营日益规范,竞争力日益增强。

    期初,投资小,期望小,不系统,随着更多企业和政策支持,日渐规范,融入当地政策。

    3.境外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投资地区由点向面扩展,国别由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扩展。

    非洲国家,在法国投资向发达国家扩展

    4.境外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投资由木材采伐为主向采伐、加工、种植、园区建设扩展。

    尤其是,合作,建立了政府对政府的园区,投资的金融活动,对园区企业起保护保护作用,提供更高效的政策支持

    5.境外中资企业生产产品由回运中国为主向销售全球市场扩展。

    随着企业加工技术、能力的增强,品牌在国际上日益打响,销售当地或其他国家,向全球市场扩展

    6.境外投资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类型向多样化扩展。

    最开始是木材初加工,现在很多企业家具制造、设计

    7.俄罗斯仍将是境外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投资合作的重点,但份额下降。

    很多投资地区,如非洲,现在“一带一路”推动下,沿线国家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如非洲、印尼,有宏观政策的指引和支持下,份额会进一步上升。

    8.三大热带雨林地区投资发展受阻,向温带材产区扩张迅速。

    9.中资企业木材及木制品产业投资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广泛高度关注成为新常态。

    关注有好有坏。

    好的:投资能力总额增加领域扩展,生产经营品牌能力增强,占有国际更大份额。

    不好的:中国的对外投资,资源攫取剥削剥夺型的方式,粗放的经营方式。反对的声音,中国采伐当地的森林,溜走了,拿回中国生产。

    10.资源国环境保护意识快速提升,对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

    国际环境对我们的要求,中资企业,如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石油企业到当地去,要花很多精力投资人力物力去建设IMAGE,国际化的面孔,除了输出技术外,还要有软实力的体现,来体现互惠共赢,而不是单单的攫取资源。所以环境保护的意识,需要企业去其他国家经营时警惕,投入更大精力去做。

    中国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产业对外投资的风险与挑战

    周边国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认同存在差异

    “一带一路”连线的周边60多个国家,很多国家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政治体制,资源政治和资源禀赋差异很大。这些国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不是很一样。

    目前,“一带一路”倡议受新加坡、蒙古、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积极回应和支持。但是受到大国之间战略博弈的一些因素,受到社会认知的偏见、舆论导向,一些周边国家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意图存在疑虑,跟我们合作时保持观望态度。甚至对于中国进行沿线互联互通,合作进行基础设施的努力,赋予很多负面含义和军事色彩。

    这种战略互信方面的不足和互信的不信任,必然会增加中国企业“走出去”政治风险,不利于中国认同到那些战略发展不明确的周边国家的直接投资。企业如果想到周边国家投资,首先要了解宏观政治关系,这些国家对中国友好不友好。
 
    “一带一路”地区的文化差异较大

    “一带一路”地区是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的三大宗教的发源地,不同地区的文化形成了不同宗教和制度,有些国家和地区形成了长期的冲突。与此同时,有些地区法律观念淡薄,有些地区部落首领主观判定,政策导向有很多的人为因素在其中。想要依靠正式的规则解决问题,难度很大。政体不稳,和一届政府谈项目,合作后项目落地一段时间后换了政府,不同意,或是要求添加去除细则。要求国际规则或法律法条,也没有,只能与现任政府谈判问题。长远投资的项目承担政治风险。

    很多文化差异,如伊斯兰国家劳工用人,时间和薪酬不太符合国际规则。要考虑文化习俗,到了宗教时期,假期,不能强行要求当地人遵守中国或国际的要求。有些地区劳动力认为工作工作比较自由随意,很多企业开工厂时,当地人流动性大,无法签订长期合同。企业培训员工,用人成本高,所以愿意招中国劳动力,出路费,到这些国家投资,雇佣当地很少一部分人,多数劳动力从中国转移,与当地的用人的政府产生冲突。

    俄罗斯前段时间打砸抢烧中国市场,中国企业经营的活动总是当地人抵触,一是我们的企业家比当地人勤劳,经营能力强。二是企业招聘长期的熟练的工种,从国内运输的劳工,抢占当地劳动市场,引起当地就业问题。

    易受大国博弈的政治牵制和战略挤压

    中国积极发展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大力经营战略,上升到政治层面,美国、俄罗斯,引发相关大国的警惕,也使得围观的企业在经营是受到影响。

    中国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发展不均衡

    主要分布在周边地区和国家,南亚、中非投资不足,集中在资源开发领域、建筑工程施工领域。传统领域,中国在现代制造业的优势未得到充分发挥。虽然有助于提高战略资源安全保障,但是对反对中国的舆论提供了口实,认为中国是资源的剥削者、掠夺者,认为中国发展沿线直接投资主要就是寻求当地的自然资源。今后需要针对沿线投资东道国经济发展特征,个性化的合作发展需求,实施差别化国别的战略,丰富拓展中国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的领域,防止中国企业盲目进行扎堆投资,促进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可持续发展。

    尤其是防止中国企业盲目进行扎堆投资,大家都想投资热门项目,热点机会有限,企业蜂拥而至,互相压价,投标时内部形成竞争,不利于企业自生发展,企业利润减少。也让投资东道国觉得中国企业竞争力有限,造成互相压价的不良形象。中国企业来了,肯定会有更便宜的等着我们。

    东道国投资环境的不稳定性

    政治经济风险:政党、种族冲突;基础设施不完善

    政变、政府频繁更替,使得投资活动。非洲国家政党、种族冲突。很多案例,国家的经济水平落后,缺乏基础设施建设,经常断电断水,企业先期做准备,发电,增加额外成本。

    资源环境风险:生态脆弱;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挂钩

    经济发展方式粗放,改革开放初期,建设一大批工业园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工业园区。早起的目的就是吸引投资。吸引的大量外资,开展资源消耗极大,污染极大,当时环境成本非常低,缺乏环境管制,反而放松环境管制。政府政绩来看,提高当地GDP、就业、FDI水平。现在我们承受着当初粗放型经济发展方式的后果,现在中国的生态、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一些地区的生态无法恢复。现在中国到发展中国家去投资,从我们自身角度来想,我们不希望这些几十年经历的后果发生在这些国家。特别是在环境脆弱的地区,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到这些地区投资经营,不然涉及到干扰当地的生态环境,需更加注重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我们因为这些问题饱受争议和诟病,中国的企业在国际市场环境中总是被称为掠夺性的发展。也是因为我国企业在最开始的发展缺乏足够的重视。

    近年来,我国因多次造成东道国生态环境污染,而被被抵制,被驱逐出去。还有被称为中国环境殖民主义,中国环境威胁论,中国生态倾销论等等说法,都是因为这些企业最初没有对当地生态环境进行有效的保护。

    我国企业投资大多集中在自然资源的丰富地区,这些地区环境系统脆弱,虽然他们抵制我们,但其实很多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很像当年刚刚改革开放的状态。由于未出台环境管制的政策,把环境成本内化到企业经营中,这都没有。由于劳动力、环境成本低,企业愿意到这些地方投资。这种对工业园区进行保护的做法,从环境经济的角度有种说法叫污染者天堂,不但不制裁,反而小范围保护。至于污染砍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国到国外去投资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中国环境威胁论并非无中生有,确实是发生这些问题。企业自身问题,加上不健全的法律法规,企业环保意识淡薄,造成对环境不可逆转的破坏。

    “走出去”的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自身能力不强

    中国的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对外投资,仍然以传统的加工制造业为主,进行海外的森林资源开发项目规模小,很多民营企业自己走出去,技术设备相对落后,国际竞争力弱。很多企业以生产劳动力产品为主,产品的技术含量不高,木材的初加工,产品附加值低。有的企业重效益,轻环保,出现违章作业的现象,问题突出。有的企业片面经济效益,不重视当地的文化差异,不尊重当地的习俗,不注意当地的环境保护,从而引起各种各样发的纠纷。

    此外,缺乏专业的人才,既要懂得国际投资的知识和规则,还要熟悉东道国当地的具体情况,了解人文地理政治经济文化和制度。综合性的专业人才,帮助帮助企业更好地走出去。

    国家相关扶持政策和激励机制尚未完善

    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能够真正落地的,涉及到企业切身利益的,如财政税收、经营信贷,真正惠及企业的微观优惠服务少,缺乏明确有力的措施。

    发展策略

    从国家层面,借力“一带一路”倡议,拓展新兴市场;

    13年提出“一带一路”想法至今,过去三年里,很多项目落地,谈成双边的政策往来,很多机会,企业走出去的时候搭上“一带一路”这帆船,背靠国家层面,拓展新兴市场寻求当地的市场需求和机遇,

    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为企业提供合作交流平台;

    很多企业关注的企业自身成本降低,设备、人员的经营,需要信息,关于行业领域的专业信息,涉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乃至更多国家的投资机会的信息,收集信息的成本高,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为企业提供合作交流平台,为企业提供信息源泉。
 
    有序引导企业“走出去”;

    避免扎堆投资,有序引导,采取差别的策略。

    一方面对于经济关系密切的国家,合作稳定,有前期合作基础,并有长期合作意愿和战略,具有垄断优势的大型国企领头羊先“走出去”,带动中小企业群体快速高效“走出去”。

    第二方面,差别策略,对于政治环境复杂的国家,有经济利益在里面,政治关系不明朗,主权投资敏感,更多鼓励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大型国企央企若是在当地投资将会成为焦点,若中国和这些国家出现政治上不愉快或摩擦,这些大型国企央企的经营首先遭殃,先制裁的就是带有主权色彩的投资经营企业。
 
    提升木材及木制品产业企业自身经营能力、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实现企业“走上去”.

    既要“走出去”又要“走上去”。回归企业本身自我提升,除了经营能力、技术能力,还要具备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过去对于企业经营来说,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这些是附加的,有也行没有也行。只要能挣钱,能降低成本,能提高利润就行。但对于“走出去”的企业,尤其到当地环境脆弱,发展经济环境落后的地区,更加需要企业自身具备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更需要企业自我提升,实现企业的“走上去”。


 

 
登记服务
展位预申请
观众预登记
推荐企业
同期展览

版权所有 © 2014-2021 上海平集会展服务有限公司